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天气转暖,牡丹花开。

黄巾的余声渐渐消散,不起波澜,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巫师入雒。

但这对广阳门里东三道的街坊邻居们来说,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毕竟自从光武帝迁都雒阳以来,市民们对于天子驾崩这种事,看得颇为淡然。

……甚至连热闹都懒得看的那种淡然。

除了巫师入雒,牡丹花开之外,还能让邻居们聊一聊的话题,大概就是羊家新招的那个帮佣了。

长得貌不惊人,看起来瘦瘦小小,不太起眼,尤其沉默寡言,轻易不开腔。

只是那个杀猪手法确实利落得过分了。

同在羊家帮佣的李二虽没见过老主人初杀猪时什么样,但他可见过少主人第一次拎起杀猪刀时的模样。

那么大一头猪,从猪圈里赶出来要费力气,捉住捆好更要费力气,按住挣扎哀嚎的牲畜,快准狠地从喉咙处捅进去一刀,那更是没有几年的经验断然干不好的活计。

羊家需要帮佣也是为此——毕竟在常人的理解里,杀猪这活就不是一个人能做得了的。

那天迎着朝阳,少主人哆哆嗦嗦拎着刀,一刀扎下去,鲜血喷涌而出,猪却没咽下最后一口气。

不仅没咽气,反而在剧痛之下嚎叫着挣脱了绳索,踹开了几个壮汉,撒腿狂奔出门。

一整条东三道上,洒满了这头猪的热血。

但这位新来的陆小郎完全不同。

清晨照例是要将头天送入圈中的肥猪选一头出来宰杀,李二带着两个帮佣也准备好了一应的家伙事儿,熟车熟路,正待拎着赶猪棒,将猪赶出来再围追堵截捆起来时,少年走了过来。

“要杀这一头吗?”他指了指猪圈中最为肥壮的一头。

那头猪不曾劁过,性情凶暴,颇有几分脾气,送来这几日令几个帮佣都吃了苦头,因而大家不怎么想惹它,小心地选了相对不那么暴脾气的其他肉猪。

为首的李二原本想出声提醒他,忽然却改变了主意。

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那个一脸漫不经心的少年,看起来有点讨厌。

初来乍到,吃个亏,丢个人,涨涨教训也不算什么吧?

反正待他被那头公猪追得满院逃命时,自己上前帮忙给他救下来便是了。

想到这里,李二点了点头,“就它吧。”

少年身材并不高挑,也不健壮。

拎着一根棍子走进猪圈时,就连最瘦弱的那头小母猪也可以一头撞他个跟头。

实际上这也是赶猪人常有的遭遇。

若是哪头猪发了怒,不仅能将人撞倒,一口咬掉半个耳朵也是有的。

但那几头猪迅速地躲开了,它们似乎十分忌惮这个瘦弱的少年,不愿凑到他身边。

只有不曾劁过,算是猪圈中王者的那头黑毛公猪被这个不速之客激怒,它咧开嘴,鼻腔里迸出了浑浊而暴怒的声音,后腿蹭了两下泥土,便猛地冲了上来!

那头猪好歹也有数百斤的分量,这般冲过来,若真将他撞倒,恐怕肋骨也要撞断两根!

察觉到自己很可能因为一点狭促的小心思而害了同伴,可能还要害自己被主人痛骂时,李二后悔了!

……但是后悔也没有什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